17.慶祝某個紀念日(下)
 
 
 
「果果~你快點過來呀!」
 
金泰亨止不住興奮的心情,拉開步伐便是直接朝著擁擠的人潮走去,其中還不忘回頭朝著剛接過門票便慌忙跟上自己的田柾國喊道。
 
「知道了,別走那麼快,等會要是走丟了可怎麼辦?」
 
快步的走到金泰亨身邊,手自然的牽過對方擺在一旁的小手,其中還不忘緊了緊手上的力度,深怕一不小心自家小迷糊就離開了自己的視線。
 
「知…知道了啦…又不是小孩子了,我都已經要上大學了呀…」
 
手臂輕輕的往回拉了幾下試圖把手抽出來,但發現根本是徒勞無功後,金泰亨乾脆低下頭任由田柾國牽著自己。
 
但又是誰會去注意到呢?某位小孩的嘴角,像是吃到了草莓糖一樣,偷偷掛上一了抹甜笑。
 
「嗯?泰泰已經不是小孩了嗎?但這些都是適合給小孩玩的遊樂設施啊,那看來我們還是…」
 
「不行!我要玩!」
 
還沒等到田柾國把話說完,金泰亨便開口慌忙的打斷對方接下來的話,並且開始下意識的主動回握住對方牽著自己的手,加快腳步朝著各項遊樂設施前進。
 
看著金泰亨拉著自己走在前頭的背影,又微微低頭看著兩人緊牽的手,不知為何田柾國感覺心裡暖暖的,像是有一股暖流湧進一般,腦內唯一飄過的想法,讓他的嘴角更是拉了開來。
 
有你陪在我身邊,真好。
 
 
 
 
 
一路下來,金泰亨無不一樣遊樂設施是沒玩過的,玩完一個後就像個小孩似的拉著田柾國興奮的直奔下一個,而後者也只是微笑著任由對方牽著自己走。
 
不過玩了這麼多遊樂設施,田柾國仍是發現了其中的異狀,細想了一會,才恍然大悟般的笑了開來,那抹笑容依舊包含著滿滿的寵膩,卻也隱隱透露出了點腹黑的意味。
 
「果果,接下來要玩什麼啊?」
 
附近的遊樂設施幾乎都玩過一遍了,於是一直在“玩”這方面擁有主導權的金泰亨,決定回頭問一下田柾國的意見。
 
看著自家愛人眨巴著明亮的雙眼問著自己,田柾國扯著嘴角二話不說的反拉起金泰亨的手,便徑自的朝著某個方向前進。
 
起初金泰亨是不明白田柾國的意思的,直到發現兩人的距離離自己之前一直刻意避開的遊樂設施越來越近,甚至已經來到了入口區時,金泰亨的臉可說是唰一下的變成慘白。
 
「泰泰,我們進去鬼屋玩玩吧!
 
說著,也不等金泰亨反應過來,田柾國便直接牽著金泰亨走了進去。
 
 
 
 
 
眼下所及的地方盡是一片黑,微微瞇著眼勉強能看到前方的路,田柾國將原本牽著金泰亨的手抽出,改成將對方圈在自己懷中。
 
自從進入鬼屋後自家人兒就不再吭聲,碰觸到的身體似乎還在微微顫抖,田柾國有些許後悔自己這樣衝動的決定。
 
而自從進入鬼屋後,金泰亨全身的神經便開始緊繃了起來,緊抿著唇倚著田柾國的身子便是緩慢的前進,內心默默的祈禱著眼前不要突然出現任何東西,不然…他可不能保證他不會哭出來…
 
正當金泰亨內心正這麼想時,從角落便突然閃出一位假扮成女鬼的工作人員,伸出雙手作勢要抓住金泰亨。
 
「呀啊啊啊!!」
 
金泰亨這一嚇可嚇的不輕,回頭便是將臉埋入田柾國頸窩處,雙手顫抖著扯著對方兩邊的衣角,偶爾從喉間發出像小狗似的嗚咽聲聽著更是可憐。
 
脖頸間那濕潤的觸感,讓田柾國不免得心裡一陣慌,出於禮貌性的向那位工作人員點點頭後,便趕緊帶著金泰亨離開。
 
在走之前還不忘低頭在對方耳邊輕聲提醒著
 
「泰泰要是怕的話就閉上眼睛吧,我帶你走出去。」
 
雖然那位工作人員的臉被高超的化妝技術弄得血肉模糊,但仍不難看出背後那早已生無可戀的表情。
 
 
 
 
 
好不容易走出鬼屋,金泰亨的情緒仍是未平復,整張臉埋入對方懷裡,肩膀一抽一抽的哭泣著,看的田柾國心疼不已。
 
「乖,別哭了好嗎?泰泰哭起來可不好看了。」
 
輕輕的捧起對方的雙頰,用著指腹蹭了蹭對方哭紅的臉,低頭吻去了掛在上頭的淚珠,田柾國柔聲安撫道。
 
「嗚…嚶……你這個壞蛋!…明明知道我怕還這樣…
 
金泰亨舉著手作勢使力的捶著田柾國肩膀,但捶下去的實際力道卻是一點也不疼的,說到底自己打著果然還是會心疼的嗎,田柾國想著,心情也跟著愉悅了起來。
 
「對不起,以後不會再這樣了,別哭了,嗯?」
 
「唔…好啦…」
 
努努嘴有些不情願的答應了田柾國的話,金泰亨看著對方笑彎的眼,洩憤似的張口就是朝著對方那露出的一截頸子咬,而田柾國也是任由著對方咬,反正也不是很疼。
 
咬了一會離開後,那地方果然留下了一排不深卻相當清晰的牙印,金泰亨看著自己的傑作,滿意的朝著田柾國露出自豪的微笑。
 
而田柾國也不生氣,反倒舉起一隻手親暱的點了點對方的鼻尖,說著
 
「小獅子長大就造反啦,居然學會咬人了?」
 
「我就喜歡,因為果果只能是我一個人的!」
 
手指輕撫過那排自己留下的印記,金泰亨滿足的笑著,睫毛長長的輕顫,搧的田柾國心底也癢癢的。
 
「不是一直都是你一個人的嗎?乖,接下來還想玩什麼呢?」
 
抬起手忍不住揉了把對方的軟毛,田柾國重新牽起對方的手問著。
 
「嗯…我想玩那個!」
 
左顧右盼了一會,金泰亨毫不猶豫的將手指向某個方向,田柾國朝著金泰亨指的方向看去,嘴角的弧度也漸漸拉開來。
『坐摩天輪啊…呵呵…真是個小傻瓜…』
 
 
 
 
 
摩天輪緩緩上升著,金泰亨的視線也沒從窗戶外的景色離開過,點著窗戶玻璃便是對著田柾國不停的問著
 
「吶,果果,很漂亮對吧?」
 
「嗯,是很漂亮呢…」
 
雖是這麼回答,但田柾國的視線卻始終沒有飄過外面的景色一眼,反而直勾勾的盯著坐在自己正對面的小獅子。
 
「果果,你知道關於摩天輪的傳說嗎?」
 
將視線從外頭的景色收回來,金泰亨看著田柾國,眼神中透漏著期待。
 
只見田柾國先是勾起一絲讓人不易察覺的壞笑,轉而換成寵膩的笑容回答著金泰亨的問題。
 
「知道啊,傳說只要在摩天輪達到最高點時,與戀人親吻的話就會在一起一輩子喔。」
 
聽到自己想要的答案,金泰亨開心的剛要開口說些什麼時,卻聽到田柾國接下還未說完的話。
 
「但聽說要是與戀人只是單純搭摩天輪的話,到最後都會以分手告終的。」.
 
這一句話把剛才金泰亨開心的心情全都打亂了,皺著眉頭就是朝著田柾國喊著
 
「不要!我不想要和果果分開!」
 
對於戀人下意識的反應感到好笑,但那不停上揚的嘴角早已出賣了他,田柾國一邊注意著摩天輪上升的高度,一邊對著金泰亨說著
 
「乖,不會分開的,但摩天輪已經快要到最高點囉。」
 
話音剛落,那熟悉的味道撲面而來,眼前所容下的全是金泰亨緊閉著雙眼放大的臉龐,等反應過來後嘴裡不知何時也溜進了對方那調皮的小舌。
 
危險的瞇上了雙眼,田柾國一把將金泰亨拉到自己腿上,反手扣上了對方的後腦勺,奪回主控權後更是加深了這個吻。
 
「唔…嗯…」
 
漸漸缺氧的感覺讓金泰亨難受的悶哼幾聲,但仍是捨不得結束這漫長的纏綿,看著自家愛人可愛的小心思,田柾國最後還是沒忍住的又多啃了幾下,才離開那誘人的唇瓣。
 
 
 
 
 
「哈…」
 
小口小口喘著氣順帶平復一下自己此刻那堪比鼓聲的心跳,金泰亨低著頭靠著田柾國寬大的肩膀,希望對方不要注意到自己那已經延伸到脖頸處的緋紅,自己平時本來就很少主動的,剛剛突然腦子一熱就吻了上去了,現在回想起來真的是羞死人了…
 
沈浸在自己的思緒裡懊惱著,耳邊傳來的嗓音卻一瞬間把他拉回了現實,手腕處的冰涼感讓金泰亨將臉抬起望向自己的右手。
 
「交往紀念日快樂,泰泰。」
 
只見自己的右手腕處不知何時被對方套上了一副雕刻精美的手環,低頭看向對方另一隻手的手腕,果然也出現另一副相似的。
 
面對事情突然的轉變,金泰亨內心頓時慌了起來,因為他之前都忙著為大學考試做準備,完全忘了這件事啊!
 
低著頭支吾了好一會,金泰亨最後還是攪著手指,滿臉歉意的抬起頭來,與田柾國那看著自己總是溢滿寵膩的眼神對望,唯諾的說著
 
「果果…對不起…我忘了…」
 
聽著金泰亨熬了這麼久就為了要說出這句話,田柾國沒忍住的輕笑出聲,剛剛看著對方收到自己的禮物後就低著頭沒再回應自己,害自己以為他是不喜歡自己送的禮物呢,真是讓他窮緊張了。
 
抬起手撫上對方紅潤的臉頰,最後向前朝著對方的嘴角啄了幾下,順著這樣親到了對方的耳邊,來到對方敏感的耳垂時還惡意的伸出了舌尖添了起來,將吐出來的熱氣全都噴灑在上面,田柾國輕聲說道
 
「我已經收到我最想要的禮物了。」
 
 
 
 
 
當摩天輪的門打開時,金泰亨完全是被田柾國拉著拖出去的,只感覺頭昏腦脹,腦袋昏昏沉沉的,臉頰的溫度也不停的再往上攀,周遭的聲音嗡嗡響好像都無法聽清似的,就唯獨離開摩天輪前對方向自己輕喃的那句話,仍是不停的縈繞在自己耳邊。
 
「現在,我要回去拆禮物囉。」
 
 
 
——— TBC ———
 
 
By恩雪
 
 
大家好,好久不見了,我回來了(´;ω;`)ウッ
過了一個多月我終於有時間能上來放文了,其實這篇文本來應該在上禮拜就發上來了,但因為個人因素所以才拖到現在(´д⊂)‥ハゥ
自己也忘了控制字數,所以這篇跟上篇比寫的比較長,各位不要介意啊……
話說本人在學校受過幾次印象深刻的打擊後,令我不禁深思我的文筆怎麼越來越爛了(つд⊂)エーン所以決定閉關一陣子好好磨煉一下,留言我會找時間抽空回的,決定暑假就回歸,各位小夥伴們會等我的對吧?(´・ω・`)
好吧,其實主要原因是因為我被逼著得開始“真正”認真學習了##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恩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